三千秋

all叶党,透明写手,休学学画中,抑郁症,负能量,身体很糟糕
如果有一天我很久很久都没有回来,那我应该是去找苏沐秋了,记得取关,别留僵尸号。

累死了……

花了两天

擦自己的藏书

300多本……

悄咪咪说一个小秘密

其实我今天是打算过完生日自杀的

后来有一个我完全不熟的网友在一个大佬群「非耽美」里拉人祝我生日快乐

可能这个小可爱都没有意识到他救了我一次

「王叶」我把追我的两个男人送上了同一张床

○脑洞而来
○ooc
○王杰希生日快乐,我给你找了一个老婆

————————————————————

我叫楚云秀

是这个故事的女主

在这个玛丽苏文学横行的世界

酷爱脆皮鸭文学的我

干了一件大事

没错

我把追我的两个男人送上了同一张床

1.
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

我,楚云秀,得了抑郁症

至于为什么

大概是在这个三千世界只有我狂磕脆皮鸭文学吧

至少目前我没有遇到过同道中人

啧,没有男/色文化怎么过

所以,我准备自/杀,去往一个满是脆皮鸭文学的世界

就在我准备实施计划的当天,我救了一个男人

2.
男人叫王杰希

他说他是某个黑帮的老大

从事一些药品生意

我看着他头破血流的样子,怎么也想象不出他是个大佬

“女人,你叫什么?”

“楚云秀。”

“你既然救了我,那些人不会放过你的,你就跟着我好了。”

“不要。”

“女人,你不怕死吗?”

“……我能说你是打乱自/杀计划的人吗?”

“啧,女人你……”

“烦不烦,你TM再女人女人的叫信不信我把你扔出窗外。”

我把纱布丢在他脸上,却没想到他眼中闪起了炽热的光

“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mmp,这该死的玛丽苏剧情

3.
我叫楚云秀

是个在玛丽苏世界孤独磕着脆皮鸭文学的可怜人

为此

我患上了抑郁症

自/杀那一天,我救了一个叫王杰希的男人

但是此刻,该死的玛丽苏剧情已经让他爱上了我

为了以防后患

我决定把他送走的第二天就自/杀

等我割了手腕坐进浴缸没多久

我听到大门口一声巨响

然后有人喊叫着闯了进来

我迷迷糊糊地想

好在我穿了内衣,这个走向也太狗血了

4.
睁眼是一片白

我立刻意识到这是医院的天花板

我一个垂死病中惊坐起,把看护的王杰希吓了一跳

“你终于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王杰希担忧地看过来

我这才发现

这个人

原来

不是因为被揍了才是大小眼啊!!!

5.
我叫楚云秀

刚刚在黑帮老大王杰希的面前不小心笑出了声

现在正在承受他暴风一般的……

……怒吼[你以为是啥]

“女人!你还笑!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知道知道”

“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样很让人担心吗?”

“对不起对不起”

“你怎么能这样对自己?你不要命了吗?”

“是是是”

“恩?”王杰希一愣,好像有什么不对。

我趁机反驳。

“难道你监视我的生活起居就对了吗?你知不知道这是违法的?”

“知道知道”

“你难道不知道尊重他人隐私吗?而且我还是女孩子!”

“对不起对不起”

“光道歉有什么用啊?还不滚粗我的病房!”

“是是是”

“恩?”王杰希觉得好像又有什么不对。

目前局势,2:0,我赢。

6.
“不行,你不能这样下去了,我要带你看心理医生。”

“我有心理医生。”

“你怎么能不好好保护自己呢?你看看这样深的伤口,这要我这么忍受。你放心,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你一定能好起来。”

“我说了,我有心理医生。”

“国内的不行就去国外,我会承担所以的费用的,你不用担心,毕竟你可是救过我的人。”

“干,老娘说了我有心理医生!你要我说几次才明白!”

我真的很想一个爆栗敲在他脑壳上

要不是我的心理医生推门而入的话

7.
介绍一下

这个总不正经、钟爱吸烟、懒懒散散又很厉害的医生叫叶修

说真的,他应该是个完美的年上/受

如果,不是在这个玛丽苏世界的话

所以叶修叼着烟推门而入,玛丽苏地开口

“是谁想要擅自带走我的病人?”

“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这件事”

“呵,凭什么?”

“就凭我是微草的老大”

“微草的老大?我还是巨草的老大呢!”

看着他们两个互杠

我觉得发现了一对新cp

8.
我叫楚云秀

一个抑郁症患者

不过我现在暂时不想死了

因为我有了一个更加宏伟的目标

没错

我要把那两个男人送上同一张床!

让他们做些黏黏糊糊甜甜蜜蜜的事情的那种!

不过现在有个巨大的问题

这两个人都走上了玛丽苏的套路

没错

我希望他们谈恋爱的那两个人都爱上了我

9.
不过这怎么可能难倒我呢?

王杰希送了花?

没关系,原封不动寄给叶修,当然,里面还得塞着我制作的情书

叶修约我吃饭?

没关系,约上王杰希我不去就是了

他俩一起来找我?

这还不简单,制造一点小意外把他俩锁一间就好啦

不过,我感觉他俩好像关系更加紧张了怎么办?

10.
我遇到了一个同道中人

妹子叫苏沐橙

一开始她是跟着叶修过来的

如果我是女一,王杰希男一,叶修男二的话,她就是妥妥的女二没跑了

看着她看向王杰希的复杂眼神,我内心已经狗血地开始预演接下来的抢夺大戏

果然,她找上了我

“云秀你喜欢王杰希吗?”

“不喜欢”

“那就好”

“但是我不认为你和他般配”

“恩!我也觉得!”

“嗯?”

有什么不太对

“你觉不觉得……”

“什么?”

“王杰希和叶修哥特别般配?”

“!!!!!!!!!”

卧槽,二十多年了,终于有人懂我了!

开心的一不小心摸了苏妹子的胸

11.
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

我不再是一个人战斗了

眼看着王杰希和叶修关系愈演愈烈

我和苏妹子商量了一下决定曲线救国

网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我不在乎我萌的cp有没有粮,反正有我的地方,就有粮」

大概说的就是我们俩了

反正我写文,沐橙画画,然后偷偷塞进他们俩的包里

一开始确实是冷cp

本来就只有我们俩萌,可不是冷cp么

直到有一天王杰希去便利店

结账时掉出了沐橙新画的本子

露出了上面大大的218封面

12.
然后?

然后他俩就火了

我都没有想到

原来这个世界隐藏了这么多腐女

我和沐橙靠着贩售同人本小小地发了一笔财

现在我俩日常就是一边画画写文一边看看小粉丝的回复什么的

直到有一天

沐橙翻到一个帖子

标题是「我的老大居然是18同人本的男主角????」

下面的配图是沐橙画的肉本上的叶修的脸

没有王杰希,只是叶修的脸

13.
我叫楚云秀

是个同人文写手

旁边的是我的挚友兼画师搭档苏沐橙

我们俩刚刚得知了一个震撼灵魂的消息

没错,震撼灵魂

我们笔下的年上/受,居然也是黑帮老大

虽说是已经让位了,但是还是能分分钟弄死我们的那种

此时我应该和苏沐橙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可怜、弱小又无助的那种

但是

我们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

14.
我叫楚云秀

现在坐在天台上

我今天要本色出演自/杀者

不过,如果今天他俩还不能亲上的话,我还是跳吧

身后突然出现噼里啪啦凌乱的脚步声

不用回头我都知道是沐橙把人带来了

“云秀你冷静点!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

“没有!我们没什么好说的!”

“秀秀!你是钱不够用还是想要的包包没货我都可以解决!我给你卡上打钱!”

“你以为你是微草的老大有钱就了不起吗?我告诉你!钱不是万能的!还有,不要叫我秀秀!”

“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啊!”叶修着急想过来拉我,我拒绝了他的靠近。

“你这个骗子!离我远一点!”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你就是!你居然也是个黑帮大佬”

王杰希错愕的看了叶修一眼。

“这事我以后和你解释!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

“可是我想要的根本买不到!”

“你想要什么你说!”

“我想看你们俩亲亲!!!!”

天台风好大,我真的好害怕

15.
他俩终于亲上了

还是叶修主动的

虽然当时我距离有点远并没有看清

但是幸好苏沐橙录下了全程

背景音是我们雇佣的看客腐女齐声呐喊的“亲一个”

然后叶修看看我,一回头两手扯着王杰希的衣领,闭眼噘嘴往上贴,一脸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然后,王杰希就被亲了

亲在嘴上

那一刻

他眼神变了

16.
我叫楚云秀

刚刚和死党设计让王叶亲上

现在正在被王杰希训斥

“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

“知道知道”

“你们一个个都是不要命了吗?天台说上就上”

“没有没有,云秀衣服下面绑了救援绳的”

“那也不行!万一掉下去怎么办?”

“楼下的人都是我们雇佣的,有气垫”

“你们……”

王杰希挠挠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那个……”我小心开口

“什么?”

“感觉如何?”

“……很软”

“……我不是这个意思”

王杰希你变了

17.
后来的故事九曲十八弯

不过我最后成功了

现在在他俩的婚礼上

两个人一身漂亮的黑西装

白毯上有粉色的花瓣

和无数眷侣想象的那般美好

没有诋毁,没有嘲讽

仅仅是祝福,像对每一对夫妻夫妻那样



我叫楚云秀

是个抑郁症好了还发了点小财的同人写手

我旁边的是死党、搭档画师兼暗恋对象苏沐橙

总有一天

我会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决定了,女主楚云秀,男一王杰希,男二叶修

「我看看赶不赶得上7.6王大眼生日(其实也是我生日)」

想看看那位大佬会写这个,妥妥的老叶啊

[all叶]抑郁症「病症系列三」

◇病弱叶
◇ooc
◇抑郁症患者勿入

病症系列一:
1   2   3   4   5   6

病症系列二:
1   2   3   4   5   6   7   8



[病症系列三]抑郁症

一、

叶修病了。

心病。

苏沐橙看着队医拿出的抑郁症诊断,又看看国家队一个个坐立不安的样子,面色不安地将几天前的事情说出来。

/////

上个月,刚刚宣布退役正准备美滋滋回家养老的叶修被踢去了国家队。

拎着行李箱站在集训门口的时候,他还一脸懵逼地穿着家里的拖鞋。

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什么都没有,离家出走拖个行李箱游走街头的日子。

/我在心底养了一条鲨鱼/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看到自己眼前的那一扇门慢慢模糊,然后消失不见了。身边飒飒的枝叶摩挲声清浅了下去,地面上发出耀眼的白光,恍惚间他觉得温度都高了起来,太阳的光芒恍得他失神。

身后的街道热热闹闹的,一个孩子举着冰淇淋从他身边跑过去,叶修下意识去拉行李箱,却在身边捞了一个空。

他盯着右手懵了一下,僵在原地。

一个模模糊糊的声响在远处响了一下,然后,叶修面前的门打开了。

“叶修?你看什么呢?我看你站在外面好久了都不进来。”苏沐橙看着面色奇怪的叶修,担心地去摸他的额头。

“叶修哥,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叶修动动僵硬的手指,视线从行李箱上移开:“没有,我在想要不要抽了烟在进来。”

“噗~”苏沐橙感到挺好笑的:“你什么时候这么注意啦?以前不是训练室都能呛死人嘛?”

“今非昔比啊,家规森严,不能在室内抽烟啊。”

“行了行了,这里没那么多规矩,云秀早在里面吞云吐雾了。”说着,侧身让叶修进去。

里面早就有人注意到这边,叶修还没进去,黄少天却挤了出来,吵吵闹闹地帮他提行李箱。

叶修没理他,回头看了一眼冷落无人的后街,闭眼晃了晃脑袋,然后走进了屋。

错觉吧……

/那道阀门被我放开,饲养多年的凶兽终于自由/

启程出发之前,叶修和苏沐橙去看了苏沐秋。

他站在墓前,觉得喉咙干涩,咂咂嘴,却是连嘴角都是干的。这一下,那么多的想念居然不知从何谈起,就像满天流星,看见了,抓不住。

然后他就看见了流星。

在微黄的天空下,满天的白点拖着长长的尾线划过去,割裂天空,将云彩一片片撕的粉碎。

叶修诧异地眨眨眼,天上哪还有什么流星,不过是黄昏、夕阳、泡着红茶似的云彩。

就是嘛,大白天怎么可能有流星。

叶修捏捏眉间,戏谑地对黑色的墓石说自己老眼昏花。

/在我从未注意的某个时刻,那只鲨鱼,已经可以轻易将我撕碎/

去苏黎世的飞机上,苏沐橙抱着一本书哭的稀里哗啦的。

叶修从后面走过,看她悄悄抹着眼泪,走过去揉揉头。

“怎么了?”

“呜……云秀这个大祸害,推荐的什么书啊……呜……虐死我了。”

苏沐橙只顾捂着脸哭,一个不注意就被叶修抽走了怀里的书。

“我看看啊,《我等你到三十五岁》。好看吗?”

“好看……呜……就是太虐了。”

“哦,那我不客气了。”叶修拎着书往后面走。

“看完记得还给云秀啊。”

飞机降落之前,苏沐橙去厕所路过叶修的座位。书本被叶修压在手掌下,他和一边的黄少天脑袋叠着脑袋互相靠着睡。

苏沐橙无奈笑笑,一边吐槽他醒来可能会落枕一边给两个人盖被子。

刚刚碰到叶修,他就像被吓到了一样惊醒过来。叶修反手摸了一下后背,那是一手的冷汗。

“我做了一个噩梦。”

/悲伤的河流将我推进汪洋,被放逐的,还有那只鱼/

叶修做了一个噩梦。

叶修梦见了一片冰湖,冰湖上是他,冰湖下是苏沐秋。

他躺在那一片干涩寒苦的湖面上,瑟瑟发抖地翻过身,面前是厚厚的冰层。

冻得发红僵硬的手擦拭过微白的冰面,视线穿过那些裂纹气泡,叶修呵着气把冰面擦得干净澄澈。

苏沐秋就闭着眼面对着他躺在冰层之下,脸上透着不正常的白。

叶修想叫他,刚刚张开干涩的嘴,冷风就像刀子一样剜进了喉咙。

“阿秋”

冰层下涌出一片红,那片猩红翻腾着,就像冰层下的水沸腾了起来,只一瞬间就吞没了苏沐秋。

那层红色越发浓烈,从鲜红到深红,仿佛红色被堆叠压缩,最后变成了浓烈的黑色。

然后,冰层破了。

/那双利齿向我张开,而我无力抵抗/

到达苏黎世的第二天,叶修站在酒店走廊尽头抽烟。

半透明的飘纱随着微风浮动,烟雾缠缠绵绵飘向远处又在半途飘散,叶修俯瞰着城市,有一种飘在空中的虚无感。

“叶修!”苏沐橙突然从后面扑到他背上,叶修只觉得老腰一沉,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我去,沐橙你吓死我了。”叶修无奈的回头,语气里两分责怪八分宠爱,谁让就这么一个妹妹,当然只能宠着。

“对不起啦,吓到你了吧?”苏沐橙抱歉的笑笑,却发现叶修的视线越过了自己。

她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怎么了?”

“沐秋。”

叶修和着了魔似的,跌跌撞撞地向前冲过去。苏沐橙看着叶修在空无一人的走道上追着所谓的“苏沐秋”,心中惊觉不妙,立刻追了上去。

C国队包了27楼,此时其他人吃饭还没回来,所以叶修没有停顿的从这头跑到了那头。

但是,没有苏沐秋。

当然不会有苏沐秋,叶修靠在墙上,抱着头蹲下。他突然就想起那些一个人躲在房间嚎啕大哭的日子,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苏沐橙赶到的时候,其他人刚好从电梯上下来,诧异地看着叶修缩在角落里掉眼泪。

“叶修!叶修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眼看着苏沐橙推着叶修希望他清醒一些,其他人也纷纷感到了事情的不对劲,立刻上前查看情况。

叶修咬着嘴唇,泪眼朦胧,一言不发。他从纷杂的人群中看到电梯下到了一层,一种灵魂出窍般的失重感骤然来袭,禁不住地尖叫出声。

/后来,鲨鱼是我,我是鲨鱼,如影随形,不离不弃/

Ps:原谅我又双叒叕完了,最近手打不动字了

[all叶]端午节没什么好送的,送个段子吧。

端午节快乐

1.
蓝雨的喻文州送来了香囊。

香囊小小的,有蓝色的海浪的花样,一个个三角形的很是精致。

叶修戳了戳那些带着中草药香气的小东西和喻文州说:“这个我不需要。我从来都不被蚊子咬的。”

“我知道。”喻文州笑眯眯地把香囊分给兴欣的其他几个人。

“因为前辈比香囊还要香甜呢~”

2.
王杰希在B市有事不能来。

所以一个加急件给叶修送了一箱粽子过来。

叶修一边给他打电话一边拆箱子,物流很贴心地在里面塞了很多冰袋,叶修默默点个赞。

“老王啊,你这里面都是什么馅儿的啊?”

“蜜枣、花生、豆沙还有红豆的。”

往冰箱里塞粽子的叶修一愣:“可是我是咸党啊?”

“也是,我早该想到的。”王杰希又嘱咐下去给叶修寄一箱咸粽。

“毕竟你本身已经很甜了。”

3.
轮回的孙小朋友联合包小朋友闹着去赛龙舟。

奈何H市没有龙舟出租,江波涛就租了两条小船凑合着给他们玩儿。

两队人马除了叶修各个都干劲十足。

于是孙翔以叶修没有认真对待比赛为由向他泼了水。

最后龙舟赛成了船上打水仗。

大家开心的围攻叶修。

只有周泽楷看着叶修身上湿透了的白T恤,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下去划龙舟。

4.
韩文清是今天的最大赢家。

晚饭时叶修叉着两个粽子问他要甜的还是咸的。

韩文清把人搂进怀里咬了一口。

“吃你。”

夜晚,电视机开了一夜,热闹的世界杯前,两个人精疲力尽相拥而眠。

医生说你再晚几天可能就上天了

但那也不是你一下就几千大洋几千大洋开药的理由

[微笑着带着疲惫]

一条不带tag的吐槽

这两天看到很多人在槽这次loft的更新。确实,这是一次不明智、不正确的更新。
其实我很讨厌更新loft,因为它每一次的更新都让我感觉这个网站变味了一点点。
从家v到打赏,我都可以认。是,我文笔不精,不能救国于水火,但是我只是希望我能写点带着爱的东西给其他人看看,偏偏你还要排个热度。
好的更好,坏的更坏。
阅读和评论逐渐两极分化。
从上万到几千,突如其来的减少让人有种被遗弃的错觉。
于此,我本不该说些什么,反正我的状况也不可能再写太久。但是看到喜欢的几个太太因为粉丝稀少,阅读量大幅下降而没了更新动力,甚至退圈。
对不起,我忍不了。
这应该是个靠爱发电的地方,这么会变成这样。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