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秋

all叶党,透明写手,休学学画中,抑郁症
请喜欢我一点,一点就好。
如果有一天我很久很久都没有回来,那我应该是去找苏沐秋了,记得取关,别留僵尸号。

今晚,为双花打call

谢谢大家关心♡我今天看了医生了(沈阳的一大医,绝对有说服力的那种)


感冒带去了鼻炎和咽喉炎,咽喉炎和鼻炎带起来过敏,过敏带起来支气管炎,支气管炎加重了感冒


看着一小盒五六十的抗生素,我真的想抽死我这个可恶的过敏


ps:呼内的医生说我片子上肺没问题,心脏有问题,先不说心脏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你不是呼内的吗???????


pps:为什么我的抗生素这么贵?因为青霉素头孢我过敏,红霉素系列基本没用,我也不想啊……我可是穷狗啊……


一张请假条

这两天不更了

是这样,本来以为是感冒,结果勾起了咽喉炎和鼻炎,现在完全失声,断断续续发烧,几乎无法进食,肺都要咳出来了

明天去看医生[不知道我明天还动不动得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all叶]足下之臣「五」

◇ooc

◇杀手叶

◇今天的老魏觉得很解气

-7月16 夜

  "回来啦?"陈果趴在前台百无聊赖的玩着电脑。

  "回来了。"叶修提着个小小行李箱走进来,转身把门关上。

  "小唐包子他们呢?"

  "哎呵~小唐练完枪睡着了,包子洗澡呢。"一边侧门门帘被撩开,一个微胖的男人打着呵欠走出来。

  "诶呦,老魏回来啦。"

  "嗯。"魏琛蔫了吧唧地应了一声,把前台的凳子拖过来坐下。

  "老板娘有吃的不?"

  "大半夜哪来的吃的。"陈果白他一眼,翻翻几个抽屉掏出来一根棒棒糖。

  "喏,凑合凑合吃吧。"

  魏琛嫌弃两句,还是扒开糖纸塞嘴里。

  那边叶修已经把行李箱收进员工宿舍了,走出来把手搭在前台上,就倚着和两个人说话。

  "你单子解决了?"

  "嗯,就等买家打钱了。"

  "我说老叶,这么好的活儿凭啥你去啊,我就得带着包子跑金三角那破地方啊?"

  "那换你去码头趴个通宵?大冷天挨着海风,开完枪就跑,后面跟一堆轮回壮小伙儿?你可省省吧。"

  "那也是,就我这,跑步还是省省吧。"魏琛说完摸了一把自己的肚子,晃了晃那两层肥油,咋咋嘴吐槽了一把自己。

  "我说,你这单可信吗?"陈果总觉得不安:"买家的背景......"

  "老板娘。"叶修点上一根烟,又给魏琛点上一根:"你不用担心,这人我熟。"

  "好吧。累不累?早点休息。"陈果点着鼠标,控制屏幕上小人一路向上爬。

  "还真是累死我了。这王杰希要是再晚点走我就赶不上大巴了,为了赶车我可是跑了一路。"

  "你早点回去歇吧啊,老魏你要是累也早点休息吧。"

  "行吧。那我也收拾收拾睡啦了啊。"魏琛吸口烟,有些疲惫地开口:"老板娘守夜别睡着了啊。"

-7月15 夜

  轮回炸了。

  好好一个人,都接上头了,当着自家正副堂主的面被毙了。那一地的血花,怎么看怎么讽刺。

  不过到底是个大堂口,那边人一倒,这边轮回上下就动起来了,到处搜人,想要搞清楚这一发子弹是从哪来的。 

  但是这空荡荡一个码头,三面是海,唯一一个入口也有人守着,满场地除了集装箱还是集装箱,几乎没有躲人的地方。

  一堆人找了半天,就找到河边一件脱下来的黑西装。

  看起来像是跳河走了。

  夏天的晚上,海水的温度还不算低,跳海游走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不用上面吩咐,立刻就有人取了码头的小艇满海面搜。

  江波涛安排人手四处找人,周泽楷却是好好检查了一下弹痕,心算了一下今晚的风速、风向、视野距离等等,顺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江波涛跟着他走到一个红色集装箱下面,两个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地往上爬。三两下上了铁皮大箱子的顶,就看见靠边的一侧铺着一方黑丝绒方布。

  集装箱的位置正好和丢西装的地方相反,江波涛立刻联系手下停止海面的搜寻改向地面的搜寻。

  轮回五十多人浩浩荡荡搜了半夜,连个老鼠都没找到,眼看码头工人要来上班了,只好收拾了现场快速离开。

  可怜那二十几个偷渡客,还没登上梦想国度的土地就只能永远长眠在冰冷海水里了。

-7月16 夜

  "欢迎光临~"陈果听见脚步声,一键点掉游戏,换上职业微笑站起身来。

  来人刚刚好走到前台,拿了张卡敲着桌面。

  "我要的消息有了吗?"

  "请稍等。"陈果接过卡片,往电脑旁边的特殊插槽里塞进去。电脑上跳出一个黑白界面,用户一栏两个大字"许斌",下面还有一段乱码。

  陈果划出乱码的最后几个字节看了一下,拿起手边的呼叫器一声吼。

  "技师056,技师056,你的客人到了!"

  转头对许斌露出一个微笑,将卡和一个房间手牌递过去。

  "您请稍等。"

  边上服务生带着他一路上了三楼,引进一个房间。

  许斌坐在里面等,不一会儿听见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由远及近,声音在门口停下,大约两秒后响起了敲门声。

  "进。"

  进来一个人,胡子拉碴,身上衣服皱皱巴巴的,裤子也没理好,衬衫也是乱七八糟,看得出来是匆忙塞进裤子里的。

  谁呢?

  刚刚睡下又被喊起来的魏琛。

  然后就是对暗号确认身份。

  "难忘江北。"

  "独闯关东。"

  "独活?"

  "迎风布阵。"

 

  那时候尚还年轻的许斌并不知道对方就是蓝雨家的前任堂主,后来知道的时候他是何其后悔当初说了那句话。

  "消息呢?"

  "喏。"

  魏琛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

  "这是?"

  "金三角的硬通货,三个九的好东西,毕竟你们才是这方面的专家,我想你们自己看能知道更多吧。"

  "谢谢。"

  "你记得多付点钱就行了。"

  魏琛说完就掏烟点上,抽了两口看见对方一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了?"

  "嗯...不是还有捏脚吗?"

  "啊,那个啊,你确定不直接拿着消息就走吗?"

  "没关系,还有时间多,捏脚的钱我也已经付了。"

  "这样啊。"魏琛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抬手扯了架子上的毛巾搭在肩上。

  "小伙子,老夫可不会手下留情哦~"

  睡的正香被拉起来做生意的魏琛眼里闪着诡异的光。

  当天晚点,许斌是瘸着回去的。

 

  这少这段时间他都不会想捏脚了吧。[同情.jpg]

[all叶]足下之臣「四」

◇ooc

◇杀手叶

◇今天的叶修也在努力赚钱


/足下之臣/四


-7月14 凌晨


  "你说他是因为买不起?"韩文清将免提摁掉,单手将浴袍的带子系起来。

  "是的,听说叶秋一直拿着十年前才签约时的工资。"

  "消息确认了吗?"

  "应该不会错。"

  "我知道了。"

  韩文清挂了电话,走到酒店的落地窗前站定。从超高层向外看起,异乡的土地上亮着彻夜的灯火,将夜晚的城市也烧的沸腾起来。

 

  "叶秋......你别再回来了。"


-7月15夏

  "王先生您好,今天您要哪位为您服务呢?"

  "还是他。"

  "好的,这是您的手牌请收好。"

  侧门的帘子一撩,叶修走出来,一看见前台站的男人就一脸笑意地走过去。

  "诶呀,这不是王先生吗?好久不见您了。"

  "我们一周前才见过。"

  王杰希语气有点无奈,身为一个堂主,他却总感觉对这个人有些没辙。

  "走走走,我们上去说话啊。"说着叶修就勾住他往上走。

  对,就像这样。

  说来他不太像是一个普通的情报人员,没有对自己任何的害怕,那种天生自带的亲近感和时刻让人倍感信任的感觉让人不由自己说出秘密,而他本身却全然没有这个行业应有的时刻走在刀锋上的感觉,就像他根本没有害怕的东西。这让王杰希不由想到,这个人如果不是有过人本事,就是神经太过大条。

  "想买什么情报?"

  一进门,王杰希还没坐下,叶修倒是自己先拉了一把椅子坐下去。他也只能无奈一下,然后自己做到空着的按摩沙发上。

  "霸图的那场交易里,我想知道那个狙击手是谁。"

  "对不起,这个消息被霸图买走了。"

  "不能再买给我吗?"

  "情报的意义就在它不是人人知晓。"叶修调皮地对他眨个眼睛:"我们贩卖的就是它的时效性和稀有度啊~"

  王杰希沉默一下,再次开口。

  "那么叶秋最近有没有再次活动?这个情报可以买吧?"

  "可以可以。"

  叶修反手就掏出了POS机,看着王杰希划完卡后笑眯眯地说。

  "有哦。"

  王杰希眼睛亮了一下。

  叶修觉得出于对自己的保护,又给他补上了一句。

  "但不是狙击。"

  "不是狙击?"

  "不是狙击。"

  王杰希再一次思考一会儿,然后自觉去刷卡。

  "那他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

  这下叶修犯了难,他总不能说他就站在这里给他卖情报吧?不说嘛,搞的他好像服务不到位,情报不全面。

  "您刚刚划的钱不够这条情报哦~"叶修扬了扬手上的POS机。

  他想的不错,自己之前退出的对外公布的原因是自己状态下滑,作为微草家的一把手,他不可能会愿意花大价钱去买一个退役选手的情报,纵然那个人是曾经的斗神,但是现在他可是连代号都没要就离开嘉世,可谓是净身出户的光棍一个。

  "买了。"

  王杰希利索地划了卡。

  有点错愕,但是钱还是要赚的。

  "他现在全职。"

  "什么意思。"

  "就是什么都做。"

  "你刚刚还说他不是狙击。"

  "我的意思是他不是这一次的狙击。"

  虽然暴露了这一次交易的拦截不是叶秋干的,但是叶修想这应该也就是王杰希这次想要的,所以并没有太过在意。

  "我知道了。"

  说完王杰希就往沙发上一躺,可是等了好半天却没察觉到对方的动静就不由得抬头往他那里看。

  "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不伺候我泡脚?"

  "你不是来买情报的吗?"

  "但是我也付了泡脚的钱啊?"

  "你就算是我的服务费吧,东西都到手了不早点回去安排堂里的事?‘

  "我不急。"

  "等那人下一次动手你就急了。"

  "走了。"

  王杰希拍拍自己身上站起来,越过坐着的人自顾自走出去。

  叶修坐在椅子上抽着烟往外窗外看,全然不理会对方的动作。

  "我很好奇。"王杰希走到门口还是停下。

  他转过身,面向对方,甚至还向前走了几步。

  "你为什么不怕我?"

  叶修吸口烟,呼出长长一道白色烟气,然后扭过头,嘴角带着自信又嘲讽的笑。

  "商业机密~"


-7月15 夜


  今天是轮回接货的日子。


  顺带提一下,轮回做的是人 口交 易,像是做点偷 渡、贩 卖苦 力什么的。


  不过今天有点特殊。

  码头的气氛很紧张。

  大大小小的集装箱阴影里蹲了很多人,正中的空地上站着这家的正副堂主,周边还有不少穿着黑衣的人警戒。


"呜----"

  

  一声长响,海面上突然泛起波纹,一个丑陋、巨大的钢铁怪物慢慢探出头来,向岸边靠近。

  那是一艘早该退休的潜艇,样式还是二十年前的袖珍款。身上漆皮到处都有剥落的痕迹,某些地方的修补痕迹看起来就像衣服上的旧补丁。

  等了十多分钟,它靠岸了,舱盖打开,蛇头像驱赶牛羊一样呵斥里面的偷 渡客走出来,若是当中谁走的慢了一点,他手上的鞭子就会毫不留情的落在他的身上。

  一艘小小舰艇,像是倾倒沙丁鱼罐头一样吐出了二十来个人,在蛇头的呵斥下,一群人老老少少衣衫褴褛的挤在一起蹲在空地上。

  江波涛上前给了蛇头一沓钱,对方颤抖着一脸横肉,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感谢两句,然后迅速跳进潜艇随着那艘破船沉下去了。

 

  周泽楷仔细看了看人群中每一张脸,然后念出一个名字。

  "宋国安?"

  地下的人骚动了一下,却没人站出来。

  江波涛知道这些最怕什么,抽出腰间的枪朝天放了两枪。

  "宋国安是谁?出来!"

  一堆人推推搡搡,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脸上歪歪架着一副圆框眼睛的男子站起来。

  "是..是我。"

  码头上顿时一片枪响,男子吓得尖叫一声抱住了头。当他发现枪声过了好半天发现自己还没死的时候,放下手一看,脚边躺了一地的尸体,又是一声尖叫。

  "宋国安。"江波涛把枪对准了他的脑袋。

  "有人叫我们来接你,跟我们走。"

  那个叫宋国安的男人筛糠似的抖着身体,过了好半天才迈开脚步。

  "噗"地一声

  他僵住了,然后突然在原地跪下。

  倒下的时候周泽楷看见,他的头边开了一朵血花。


[all叶]一日女友

◇ooc

◇瞎写的小段子


一日女友


-

某年某月某日的早上,半梦半醒之间的叶修被一个电话call醒。


"喂~"


"哥,你微博炸了。"随后是苏沐橙一长串的笑声。


叶修掐掉电话,迷迷糊糊打开微博,然后清醒了。


-

事情的起源是这样的。


娱乐圈某当家小花旦被某鲜肉微博艾特要其愿赌服输做一日女友。


一开始众粉丝不以为意,以为真是玩了什么大冒险输掉了,还起哄要其答应。谁知最后从一日女友一不小心就爆出他们早就成了百日夫妻,着实让人措手不及了一把。


然后一日女友游戏就在娱乐圈流行开来,并且越来越火。一开始各家粉丝还提心吊胆生怕自家爱豆被别人挖走,谁知道后面越来越有趣,不少同性之间也互相艾特要做一日女友。各路冷cp发粮发糖不说,还有不少怪味cp诞生,比如搞笑组的某腾和某峥,打死也想不到这么搭吧!


所以,这个本来只在娱乐圈流行的小游戏就这么一路传播,电竞圈这块净土也没能保住。


所以叶修打开微博的瞬间,密密麻麻都是艾特他做一日女友的消息。


叶修:我可能还没睡醒。


-

事实证明叶修睡醒了,为此他还掐了自己一把。


确认之后,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坐在床上好半天,然后在微博上敲出一条内容。


君莫笑v:你们是看上兴欣的BOSS了还是缺材料了?你们直说,我们可以好好谈谈[荣耀式懵逼. jpg]


然后,起床、洗脸、刷牙、吃早饭、换衣服、上床抱手机。


自己的微博下面已经有了三万多的评论。


///

今天也是叶修的小可爱:他们是看上你穿女装的样子了[笑容逐渐变态.jpg]。

 

完全式懵逼:天哪!叶修更新微博了!


纯纯纯纯爱:ALL叶大旗由我扛起!


君莫笑x叶修:要不是账号卡是死的我觉得他们也会艾特你做一日女友[我有一个危险的想法.jpg]


自古红蓝出cp:你暴露了你是总受的本质![哲学的围笑.jpg]


人生就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这只是一个神奇的召唤咒语,不要怕~[搞事情.jpg]


叶修是总攻:......我觉得我要改名字了..[放弃治疗.jpg]


富强民主自由和谐:这是大家对你的关爱啊!这是新社会主义兄弟情!!![二十四字.jpg]


.................


叶修觉得自己不太好。


尤其是屁股。


-

想来想去,叶修觉得自己堂堂荣耀教科书的面子不能毁在女装上,于是他戳开QQ登上职业群去喊话了。


////

君莫笑:你们又搞什么幺蛾子@全体成员


夜雨声烦:老叶老叶老叶!我要看你女装!女装!


君莫笑:[求你闭嘴吧.jpg]


夜雨声烦:老叶你不爱我了!说好了向天再借五百年我们还要在一起的呢!你居然叫我闭嘴QAQ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有狗了!哭唧唧,委屈,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风城烟雨:[你可闭嘴吧.jpg]


沐雨橙风:[你可闭嘴吧.jpg]


王不留行:+1


石不转:+1


生灵灭:+1


鬼刻:+1


流云:前辈,队长说今晚加餐凉拌秋葵。


夜雨声烦:QAQ


君莫笑:说吧,你们到底搞什么


再睡一夏:只是一个游戏。


海无量:对对对,就是网上很火的那个!


一枪穿云:前辈不知道ㅍ_ㅍ?


沐雨橙风:叶哥有手机但是不常用吧哈哈哈哈。


一叶之秋:哼,和时代脱节的男人。


迎风布阵:你一个脑子和自己本体脱节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头掉哈哈哈哈哈


小手冰凉:......血腥


夜雨声烦:只是比喻和夸张手法在实际生活中的有效应用!


索克萨尔:少天。


君莫笑:啧啧啧


君莫笑:没想到,你们居然......


迎风布阵:哇,老叶居然找不到词了?能把如此不要脸的人气成这样你们可以啊!


包子入侵:怎么了怎么了??


索克萨尔:我们在和前辈进行友好交流。


风城烟雨:友♂好♂交♂流


沐雨橙风:秀秀,形象,形象


君莫笑:[微博长截图.jpg]


君莫笑:你们这些居心不良的人


君莫笑:我看透你们了


王不留行:真是没想到,韩队也艾特你了。


大漠孤烟:我只是跟风


石不转:......


无浪: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唐三打:明明你发的时间比我还早


莫敢回手:前排吃瓜


谁不低头:坐看拆台


寒烟柔:所以你应不应战,我女装都准备好了@君莫笑


包荣兴:哇!老大要女装吗!哇塞好激动哦!我还没见过老大女装!


君莫笑:包子加练


韩文清:加练并不能解决你的问题。


君莫笑: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加练狂魔


鸾辂音尘:噗


鸾辂音尘:坐看女装大佬的诞生


风城烟雨:前排嗑瓜子.jpg


海无量:老叶放弃吧,没有人救得了你[坏笑.jpg]


逢山鬼泣:[我常因自己不够变态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jpg]


///


叶修放弃了


-

就在叶修快要认命的时候,叶秋一个微博救了他。


///

叶家双子v:你们这群变态!我是不会让你们看我哥女装的!就算是同性也算是骚扰!@全联盟男神 你们这些臭男人就不要想着觊觎我哥了!


叶修赶紧转发,并且补上一句"对不起,家弟不允[摊手.jpg]"


一瞬间,众粉丝的目光又聚集到了叶修的神秘弟弟身上,倒是没什么人管叶修女装的事情了。


-

你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吗?



第二天早上叶修又被苏沐橙的夺命连环call唤醒。


"哥,你微博哈哈哈!又炸了!!"


叶修打开微博。


///

风城烟雨v:"#一日女友#@君莫笑 小宝贝~来和姐姐玩啊~"


沐雨橙风v:"#一日女友#@君莫笑,对不起,我是被逼的,但是我也想看你女装啊哈哈哈哈嗝"


鸾辂音尘v:"@君莫笑#一日女友#既然联盟男神不可以,女神总可以吧?"


寒烟柔v:"跟风#一日女友#@君莫笑"


谁不低头v:"#一日女友#@君莫笑 队长说发了有钱拿"


莫敢回手v:"#一日女友#@君莫笑 队长说发了有钱拿"


//


叶修



[all叶]别看月亮下的我

◇万圣节快乐

◇ooc

◇随便写的


别看月亮下的我


1.

联盟的人都知道,叶修在曝露身份之前几乎都不露面。


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他总能在媒体的围追堵截之下逃之夭夭,这让有些媒体朋友甚至想要拜他为师只求学习一下走位身法。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每次都能逃出去。"


方锐拖着腮帮子好奇地看着他。



"你猜。"


"就是猜不到才问你的啊。"


"你就当自己在游戏里,随机应变啊。"叶修翘着二郎腿,舒服地翻着菜单。


"我试过,没成功过。"孙翔在桌子的另一头用力切着牛排,好像要把自己在真人走位上不如叶修的气都撒在那块可怜的菲力上。


"小心盘子会裂开。"王杰希好意提醒一句,可惜为时已晚。


一声刀锋与陶瓷的尖锐摩擦声,雪白的餐盘出现了一道贯穿的裂痕。


"......应该没坏吧。"


坐他旁边的周泽楷试探性地端起来,结果成功端起了其中半个。


"........怪力二翔。"


"黄少天你闭嘴!"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也很好奇。"韩文清端过服务生手中的番茄意面,小心的放在叶修面前。


"他会女装哦!"楚云秀不客气地从他面前捞走一半的意面,完了夹回一块柠檬鸡里的柠檬作为补偿。


"喂......"叶修无奈地看着起哄的人群。


"会不会是影分身之术!我在电视里看过那个,可帅了!"包子突发灵感,成功获得唐昊的暴栗。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喻文州切下一块芝士蛋糕,转头看似漫不经心地问苏沐橙:"你也很想知道吧。"


"我想..."苏沐橙放下刀叉,竖起一根手指顶着下巴。


"是变成猫逃走了吧!"


2、

叶修是猫这件事,苏沐橙是知道的。


更准确一点,苏沐橙还是因为叶修才变成人形的。


苏沐秋和苏沐橙本来是猫,白色的流浪猫。


和每一个城市的流浪动物一样,关门的店铺门口是他们的家。


某一个下雨天,在他们觅食回来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少年。


少年穿的很单薄,百无聊赖地躲在窄小的雨檐下,毫不介意地坐在湿滑的瓷砖上。


可是苏沐秋很介意,因为那是他和妹妹睡觉的地方。于是很凶的拱背竖尾,嘶叫着驱逐这个外来者,尽管他还是一只小猫。


"啊,这是你睡觉的地方?"少年惊讶地看向他们,并且迅速挪了位置。


"抱歉抱歉。"


他听懂了苏沐秋说的话,这让两兄妹很是惊讶。但是苏沐秋依旧警惕的看着他,一点一点小心地走到睡觉的地方窝下来,还把妹妹搂在怀里,冲他瞪着一双金灿灿的眼睛。


南方,秋季沾水的瓷砖太冷了。


两只小猫互相依偎却还是冷的瑟瑟发抖。


这个季节是很多流浪动物的生命终点,青黄不接的时节,没有自保能力的幼兽甚至挨不到冬天的来临。


雨小了,少年离开了,苏沐秋松下神来搂着妹妹,有些忧愁地看着连成串的雨水。


少年又回来了,怀里包了一个纸盒。


抱起来的时候苏沐秋使劲挣扎,直到感受到里面垫着的干净温暖的毛巾,才放松下来任由他抱走,然后再次搂住睡得昏昏沉沉的妹妹。


少年抱着纸箱在雨中奔跑,隔着一层瓦楞纸他听见他说。


"我可不会让你们白住的,要帮我分担房租啊!"


3、

"大概就是比完赛逃进厕所,变成一只黑猫从窗户哪里逃走了吧!"


苏沐橙接过蛋糕,笑眯眯地说。


"苏小姐真是想象力丰富啊。"


众人跟着笑起来。


只有叶修轻笑两下,然后戳着自己盘子里的意面。


"难道是说中了吗?"张新杰注意到叶修像是有点心虚的样子。


"你怎么也信这种话?"张佳乐捅捅他:"难道你作息这么准时是因为你是报时鸟成精?"


"建国以后不准成精没听过吗!"和孙翔已经闹成一团的黄少天还抽空插了句嘴。


面对黄少天语言轰炸的张新杰很后悔说了这个话题。


"我记得专管时间的是柯罗诺斯?"肖时钦往嘴里塞了一块香葱面包。


"是啊,你居然知道这么无聊的事情。"


"你不是一样。"


"今天不是万圣节吗?怎么就成了希腊神话研讨会了?"叶修一把看着讨论得极其激动的两个人,一边从韩文清盘子里插走一块切好的牛排。


"不知道,不是应该玩cos..cos什么来着?"


"cosplay。"周泽楷适时提醒一句,顺带给叶修杯子里添了一些奶茶。


"谢谢。"


"你不要告诉我,你们大老远跑过来就是想玩cosplay?"


4、

苏沐秋和苏沐橙在叶修家落了户。


一开始两个小猫还不明白为什么叶修又是买衣服又是收拾床铺的。毕竟一个男孩子买女装还给一张床铺了粉色的床单很奇怪不是吗?


大概三四天后,叶修很严肃的盘着腿和他们面对面说。


"这里的房东是不允许我养小动物的,所以你们这个样子是不能待在这里的。"


那个时候苏沐橙还扒在自家哥哥脑袋上啃耳朵,苏沐秋倒是听了个明白。


是要抛弃我们吗?


"所以啊,我要把你们变成人哦,你们现在吃住靠我,以后可要好好帮我还房租啊!"


然后


就变成人类了。


5、

"哇!快要午夜啦!"苏沐橙激动地叫了一声,然后拉着楚云秀就往酒店楼上的套房走。


"走啦走啦!我们去换衣服!"


"走吧,乐乐,我和你一起。"


"谁是乐乐!大老爷们儿怎么换个衣服还要一起?"


"王杰希,你准备的什么衣服?"


"巫师,你呢?"


"主教。"


"真无趣,一点惊喜都没有。"


"你不也是。"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走?"周泽楷看向叶修。


"不是吧,你们真的换装出去玩啊?"


"对啊,不然你以为我们来这里干嘛?"


叶修一脸惊讶地看着韩文清从背包里抽出了香奶奶家全套化妆品。


6、

"喂喂喂,我不去!我想睡觉!"


叶修被众人硬生生套进了一套猫女的衣服,真.女装了一把。


"承认吧,你就是怂了!"装扮成狼人的孙翔一脸嫌弃。


"我就是怂怎么了,有本事你穿女装啊!"


"我......"


"老大!你穿的真好看!"


最后化好妆的包荣兴一个猛扑直接把赖在门口的叶修扑出了门。


"包子,你打扮的好像和孙翔差不多啊?"


"谁说的!他那是狗!我是狼人好不好!"孙翔一脸骄傲。


"差不多啦......"楚云秀一甩头上满满的蛇头:"反正都是本女王的忠犬,哈哈哈哈哈!!!!"


"云秀姐......"


"那是斯芬克斯吧?"


"不对,我看是刻耳柏洛斯,他好像有三个头啊。"


乘着众人谈论的时候企图偷偷溜回去的叶修,才准备松口气就觉得身子一轻,眼前一花就落进了某个人的怀里。


看清以后才发现是背着巨大双翼的周泽楷将他一把抱起。


"小周啊......你扮得是什么啊?"


"路西法"


"啊,真好看哈哈,我想上厕所,小周你能不能放我下来?"


"嗯。"


然而说完却是不由分说得往外走。


今晚月亮很圆,很亮。


叶修只觉得沐浴在月光下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舒服到他想睡觉。


结果一行人还没走出五百米,叶修噗的一下变成一只黑猫,睡倒在周泽楷怀里。


"到底是贝斯特和尼克斯的孩子,还真是相当喜欢月亮。"张新杰扒下大法师王杰希的外袍将他裹起来。


"总是不让人看月亮下的他,却不知道我们也和他一样。"韩文清斜睨他一眼,却没有半分责怪的意思,顺便给他点了一个火灯飘着空中给他驱散寒意。


喻文州用水咒封住了想要对月嚎叫的孙翔,肖时钦定格了时间,王杰希散去了旁观者的记忆,黄少天一挥手,满天流光。


苏沐橙从周泽楷手中接过叶修,轻轻抚摸。


今夜月色真美。


好好看看月亮下的我吧。


[all叶]足下之臣「三」

◇杀手叶 黑道叶

◇ooc

◇今天叶神也在努力赚钱



/足下之臣/三


-

  韩文清急匆匆地回了霸图,飞快地穿过人群之间,乘着专用电梯一路向上,后两级一跨地上了天台。

  "堂主,您回来晚了。"张新杰快速上前递过一打文件和一件长风衣。在他身后,一架直升机慢慢开始旋转起螺旋桨。

  "我得到了一些消息。"

  "什么?"

  "今天的事情和叶秋无关,是嘉世新来的一个小子做的。找出来他是谁。"

  "是。"

  "另外。"

  韩文清看着已经坐上直升机的韩文清将耳罩拿下来。

  "查一下为什么叶秋没有买走一叶之秋的名号。"


-

  "听说,霸图今天交易出事了?"长桌边的男人一手撑着头笑眯眯地看着手中的牌,他运气不是很好,抓了一手烂牌。但是他不慌不忙,只是稍稍调整了一下领结的位置,还悠闲地翘起了二郎腿。

  "是的,会长。交易对象在韩先生眼前被---"

  手下的人做了一个手指划过脖子的动作。

  "查出来是谁了吗?"

  "这个...... "手下有些犹豫。

  大门突然被推开,一个黄发少年一手举着一把烤肉就冲了进来。

  "队长,我查到了队长,呼..呼...烫。"少年嘴巴里塞的满满,一边呼着凉气一边还不忘说情报。

  "是叶秋。"少年一屁股坐在桌角上,敞开的外套和人挡住了男人一半的身子。

  "少天,你挡住我了。"

  "哦哦哦。"黄少天一下又跳下来,然后站在一边继续一边吃一边说:"听说枪上刻了秋字,你懂我意思吧,肯定是那家伙回来了。我就说,他肯定是在家闲不住的,这个世界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

  "同花顺,不好意思,我又赢了。"喻文州笑眯眯地摊开手上的牌,右手食指轻快地敲击桌面。

  桌边的另外三人默不作声的将成堆的现金推出去,然后几个人寒暄一阵先后离开。

  "队长,他们大老远跑了就为了和你玩两牌?"黄少天手一扬,肉串就纷纷进了垃圾桶。

  "当然不是。"喻文州起身,示意手下将现金收起来。

  "他们是为了你,准确说是为了你带来的消息。"喻文州将纸巾递给他。

  黄少天擦擦嘴,又从怀里掏了一沓东西。

  "我搞到了一点好东西。"

  喻文州接过来,是几张照片。里面是一片废墟空地,上面一方丝绒毯,架着一支狙击步枪,旁边还有一个空弹壳,后面紧跟着几张特写。

  "哪里来的?"

  "一个不知名的小报记者,超便宜。"


-

  张新杰不知道韩文清从哪里弄来的消息,但是作为霸图的二把手,他无条件地相信对方。但是仔细想想,又或许是因为对方比自己更加了解叶秋的缘故。

  总之,他已经把网撒下去了,能网上什么鱼呢?

  他很期待。

  倒不是因为那个不知名的狙击手,而是无故背锅的叶秋。

  退隐江湖的人突然杀回战场,破坏了一桩宿敌的大生意,想来外面的人都是这么想的吧?

  不知道叶秋会怎么做呢?是猝不及防地被捕获吗?不,不可能,就算被网住,那个人也总能割断坚韧丝线,毕竟那可是一头凶猛的鲨鱼。会反击吧?啊.....那还真是期待他的报复啊。

  张新杰看着窗外,脑子里乱糟糟地想着叶秋。他是霸图的二把手,是韩文清坚强的后盾,是打理一切的幕后者,在和叶秋同台的那几年他们都没有交过手。他隐隐觉得他快要碰到他了,就差一点点,最后一点点。

  "副堂主。"

  "说。"

  张新杰走回办公桌前,端起已经冷掉的茶水喝了一口。

  "嘉世确实新招了一个小子,叫孙翔,原来越云的,前代号横刀。"

  "孙翔?"张新杰挑了挑眉,他听过这个名字,是去年联赛里的新人王,不过为人傲气的很,他没打算拉他进霸图也就没再太关注他,没想到是去了嘉世。

  "还有,叶秋先生没有购走一叶之秋,"手下顿了一下:"听说是解约费太高了,他买不起....."说到后面他自己声音都弱了下去。

  "买不起?堂堂斗神买不起自己的代号?"

  "对不起!属下这就去重新查!"


-

  "我说你啊。"

  陈果咬着棒棒糖突然凑近,毛茸茸的头发让叶修无奈地缩了缩脖子。

  "堂堂一个斗神,干嘛把自己的信息卖给对方啊?"陈果不悦地戳着电脑屏幕,上面赫然是霸图咨询的两条信息。

  "而且还是卖给霸图。"

  "有什么关系,反正迟早会查到,还不如给我赚点钱。"

  "这才五十万,你就这么随便把自己卖了?"

  "有什么关系,他们刚刚还在这里花了一千万呢,你就当一千五十万买了四条嘛,不亏。"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陈果气的想把他头拧下来。

  "霸图不是你死敌吗?"

  "现在不是大金主吗?"

  "那......那你还卖虚假消息呢!"

  "我哪有?"

  "就这个,什么无力支付解约费无法购入名号,你不是斗神吗?"

  "是啊,可是我也是真穷啊。"

  看着对方真诚的双眼,陈果卡住了。

  很难想象一单上千万的斗神会无力支付自己的解约费。看着男人不算强壮的身躯,她又一次陷入了怀疑。

  "所以......"


  叶修有不好的预感。


  "你是怎么花掉这么多钱的,难道是藏了很多小美人儿吗?"

  "......老板娘想象力真丰富。"

  "哼,谁让你一边说自己穷一边又能赚这么多钱。"

  "啊,这个啊。"

  叶修笑了笑,又做回电脑前开始回复买家的质疑。

  "现在不一样了,我要攒钱买一样东西。"

 


[all叶]足下之臣「二」

◇黑道叶 杀手叶
◇ooc
◇我好像把他写的太不要脸了

/足下之臣/二

   韩文清上了楼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你认不认识叶秋?”

   他难得多疑,叶秋、叶修名字太相似了,更何况此时的他已经因为那支枪头疼了一天。

  “不认识。”叶修回答地很干脆,他正背对着韩文清向服务终端上输入信息。

  “先生,请问您要喝点什么吗?”叶修带着标准笑容客气地问到。

   韩文清沉默一下,他盯着叶修的后背,但是那种身形并不像练过武的人。

  “红茶。”

   叶修从衣柜里取出浴衣,交给韩文清后恭敬地退出去准备热水和饮品。

   东西很快就准备上来了。木质桶里的热水飘着白烟,里面还有大量草药。叶修从白瓷托盘里取下一杯红茶和两碟水果,然后服侍他把脚泡进浴桶。韩文清躺在按摩床上,后颈垫上热毛巾,眼睛上还敷了两片黄瓜。

  "先生贵姓?"叶修给他做着腿部按摩。
  "林敬言"
  韩文清隐隐感觉他在笑,伸手摘下黄瓜坐起来看他。
  "你笑什么?"
  "你不是林先生。"
  "你怎么知道?"
  "林先生是我的常客。"
  韩文清重新躺回去:"那你也不需要知道我是谁。"
  "林先生没有告诉您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吗?韩先生?"

/黑暗其实一直都在我们身边,有光的地方就有阴影/

  韩文清看着叶修,眼神中透着残忍。
  叶修感受到自己腰间对上了一个坚硬的物质,然后在严肃气氛中笑了出来。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是谁?"
  "是格洛克17吧,您不用这么紧张,我们也会做些其他生意。"
  韩文清看他已经猜出来自己用的枪型,干脆把手从毯子下面抽出来,直接对准了他的脑袋。
  "先生。"叶修转过头对着他,那双眼睛里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反而还有些许...期待?
  "兴欣情报站VIP卡,熟人推荐可享八八折,这个月我们还有活动可以叠加九折,先生帮忙冲个业绩呗~"
  韩文清看着对方一脸奸商样子,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
  "你的意思是这里还卖情报?"
  "是的哦,没有我们兴欣搞不到的情报,新人下单还送修脚服务哦~"
  "......"
  "先生办一张吧!对生意很有好处哦!"
  不说还好,一说韩文清又想起今天叶秋的事情,烦躁地抓了抓头,然后大手一挥,真就办了一张。
  "韩先生这里签字,会员卡起步三百万,再充五百万可升白银会员,啊,还有这里签一下保密协议。"叶修笑眯眯地收走合约递给他一张黑色小卡片。
  "你说你们什么消息都有?"
  "是的韩先生。"
  "你们关于今天一起枪杀案,你们应该多少知道一些吧。"
  "如果先生说的是今天霸图交易的那一场,我们有的哦!"
  "我买了。"
  "对不起,此情报需要会员等级在钻石以上。"
  "冲到钻石要多少钱?"
  "至少五千万哦!"
  "......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呢?"
  "对不起,那是雷霆的工作,我们只贩售情报。"
  "......"

/也许就在你身边,某个平平无奇的小人物却恰恰是地下世界的王/

  霸图不愧是做地下赌场起家的,五千万说充就充了,可谓是真.氪金玩家。
  "关于那件事,有二级情报一条和三级情报一条,请问您要购入那一条呢?"
  "都买了。"
  叶修超开心地从卡里划走一千万,然后笑眯眯地看着他说。
  "三级情报,这事儿不是叶秋做的,枪上刻的字不过是模仿。"
  韩文清点头,他之前一直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想来就是因为现场只有一枚子弹。以叶秋的个性,只带一枚子弹就开工实在让他难以想象。那种过度的自信,不,应该说是嚣张的态度,完全不是他认识的宿敌能干的出的。
  "二级情报,嘉世招了一个新出道的狙击手继承一叶之秋的名号,是个有点嚣张的黄毛小子。"
  大概干这事的就是这小子吧......韩文清沉默一下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
  "你说,嘉世让他继承了一叶之秋的名号?"
  "是的,叶秋先生离职的时候并没有购走一叶之秋的名号。"
  "该死的......他在想什么?"
  韩文清捏着的红茶杯子发出不堪负重的声音。
  "先生,生气也不要捏碎我们的杯子好吗?捏坏了要从我工资扣的,那是很贵的水晶杯子。"
  "........你刚刚才从我这里划走了一千万。"
  "诶呀,您的老师没教过您要节约吗?"
  "......"

  总之,叶修同学是赚的腰包鼓鼓。送走韩文清之后,他靠在柜台上,后面漂亮的女子问他。
  "赚了多少?"
  "不多不多,一千万。"
  "晚上请吃饭?"
  "好啊,叫上包子他们,老板娘也一起来啊!"他冲着刚刚经过偏廊的陈果招呼到。
  对方大声向他回敬道:"我要吃大鲍鱼和大螃蟹!"
  "没问题!"
  "叶修"
  "怎么了小唐?"
  "你这样赚钱不怕暴露吗?"
  "呵。"叶修轻轻一笑,从口袋里摸了一支芙蓉王点上。
  "哥可是斗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