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秋

all叶党,透明写手
万年身体不好
如果有一天我很久很久都没有回来,那我应该是去找苏沐秋了

恭喜墨颖萌萌哒点的文被抽中了

本次抽文由宠粉丝都不宠自己后宫的超攻的 @Almost★ 操作

那么等文的同时请大家心疼我一下,毕竟我觉得这个根本就是魔!鬼!点!文![坚强,不哭.jpg]

考完了,挂的死死的


记得去评论


今天让好友给抽点文写什么


我这个年纪得冠心病和高血压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3000粉的时候点文吧

就在这条下面抽一个写

[不过我要准备期末考试了,你们要等我哦]


[ABO]我心上人超硬核

◇硬核omega在线撩人

◇ooc

◇“怎么办,我居然攻不过我老婆”系列

1、

  叶修是个omega。

  还是个硬核omega。

  你问我有多硬核?

  你可以看看他暴打过多少追他的alpha。

2、

  叶修在中央精联学院成名是在开学的第二天。

  在这个全国最优的军政商专培学校,学生都被严格划分开来,除却上课在同一栋楼,alpha、beta和omega之间都有铁丝网或者砖墙阻隔。

 

  一大早,学生都聚集在操场做晨练。学校根据学生性别特点给他们做了分别规划,最东边的omega们欢声笑语地练仪态,中间的beta做着中规中矩的早操,最西边的alpha打着拳。凌厉凶狠的拳法,充满阳刚的气息,引得最边上的omega们隔着两道铁丝网也投来爱慕的目光。

  今天只是开学的第二天,大家都还不熟悉,早操做起来也没有那么严谨。韩文清很快就注意到了在自己斜后方的另一个男孩,吸引他的是男孩出拳时短促的破空声。他是个拳击爱好者,所以很快就分辨出来男孩的身手可能和自己不相上下。

  "你是哪个班的?"问话的是韩文清。

  男孩漂亮的璇身,白色校服外套扬起好看的弧度,他微低着头,向着韩文清看过去。韩文清看见他略长的刘海下面有双藏不住的漂亮眼睛,微微下垂的眼尾看起来有点无辜。

  "你又是哪个班的?"

  "我?一班,韩文清。"

  "韩文清?我是叶修,有时间找你玩啊。"

  "什么意思?"

  韩文清还没得到他要的答复,边上有个同学则眼尖地看出他的校服镶的不是黑边而是蓝边。

  "同学你这校服不是omega穿的吗?"

  叶修抬手就是一个手刀,然后一个过肩摔把人掀翻在地,就飞快奔向离自己最近的铁丝网,在一众同学和几个老师的目瞪口呆中三两下翻过去,然后又从一群红边校服中穿过去,在被老师抓到之前翻回了自己应该呆的地方。

  随着那个可怜alpha昏迷半天才醒的消息传出来,一时之间,全校超过八成的学生都知道了叶修这个名字。

 

3、

  按照规章,校方理所当然地通知了他的父母,还是校长冯宪君亲自接见。

  虽然知道自己学校里的孩子出身都不错,但是当副国级的中央军长坐在自己对面,冯宪君还是忍不住擦了擦汗。

  "是这样的,嗯,我知道叶修同学很优秀,毕竟,您看您和您的夫人都很优秀。"冯宪君略带讨好的意味向两位的方向伸出手,只不过女人自顾自抽着烟,男人则只是将坚毅的目光投向自己。

  冯宪君清了清嗓子将手收回来,然后有些紧张地翻动自己面前的资料。

  "但是,嗯,如您所见,他是个omega,很多事情对他而言是很危险的......"

  "比如说?"

  抽着烟的夫人将看向窗外的视线移到他脸上,她画了很精致的妆,完美的红唇和黑色套裙让她看起来霸气张扬,淡漠的眼里像是满载对世人的怜悯和嘲讽。

  "比如他这次私自闯进alpha的操场,虽然是有老师,但是都是年轻人,夫人,这样的行为,再有下一次我都不能保证什么。"

  "你是怕他被别人上了?"

  "怕他被标记。"冯宪君极力想要忽视那个略带粗俗的字眼。

  "但是我听说有个alpha晕过去了?"女人吸了一口烟,眼角流露出不屑。

  "如果学校里都是这种货色你没必要害怕,我相信他。"

  "夫人,这不是您相不相信的问题。"

  "你应该相信我,他很能打的。"

  冯宪君看向另一边的男人,眼睛里有点求助的意味。

  "嗯,我和我的妻子都不认为有什么问题。"

  "您认真的?"

  "是,事实上叶修这孩子有点特殊。可能你们不太理解,但是他很像他妈妈,很能打的......"

  女人翘起的脚尖碰了碰他的小腿。

"我是说您随他去就好,有什么事我们会担着的。"

  "真的?"

  "真的。"

  于是,次日,在一众alpha惊讶的眼神中,叶修揣着书慢悠悠走进一班的教室,慢悠悠的在韩文清旁边坐下,慢悠悠地打开了书。

4、

  一个上午,一班就躺了五个进校医室,坏了四张凳子、一张桌子还有三分之二块黑板。

  这就是想调戏叶修的下场。

  冯宪君这才明白为什么昨天那对夫妻看起来如此淡定。

  看着叶修活蹦乱跳状态良好,冯宪君吃了颗药,然后吩咐下去他想干嘛就干嘛。

  好在叶修也是遵纪守法,除了找上他的他会动手,从不轻易闹事。

 

  学校一到三班主修军事,偏重军事化训练,三个班平时都是一起上体能强化课。

  听说一班来了个omega,另外两个班的人多少有点好奇。这群好奇的里面,又有那么少数一部分,不是想调戏就是想挑衅的。

  三班的孙翔更厉害,他是又想调戏又想挑衅。

  所以体能课的时候,他故意挑了个离叶修近的位置。

  对抗训练时,他就理所当然的成了叶修的搭档。

  孙翔架起起手式,略带自负地开口:"不用担心你是omega我是alpha,我知道AO力量悬殊,我会让着点你的。"

  "那就谢谢你了。"叶修微微一笑,却好像并不担心。

  孙翔正面就是一个冲拳,却被对方灵巧避开。叶修一掌打在他的右肩,直接就卸了他的力道,然后绊脚抱腰,直接把人摔在了地上。

  孙翔躺在地上是一脸的懵,他大话说了还没两分钟,自己就躺地上了,这算什么事儿啊???

  再看那边,叶修汗都没出,顺手还把人拉起来,可能是觉得自己对手太过无趣,丢下孙翔跑去看其他人对战了。

  孙翔也没觉得太丢面子,毕竟对方也没把他打得太惨,而且叶修是个暴力omega的事已经算是人尽皆知的事实。想想自己先前还对他言语里带着点歧视意味,他却主动还把自己拉起来,心里反而对他多了点钦佩和欣赏。

  他干脆也起身跑过去,和叶修一起看别人对战。

  "你很厉害。"孙翔看着看着冒出这么一句。

  叶修扭头去看他,发现对方只是认真地看着对战的两个人,似乎根本没在和他说话。

  "谢谢。"

  孙翔干脆扭过头不去看他,叶修好笑地看着他脖子根都红了起来。

  "我这么说不是对你有好感,只是感叹一下你打的很好罢了。"

  "我知道。"

  "嗯......我是三班的孙翔,能做个朋友吗?"

  "可以啊。"

  孙翔抓着后脑勺,假装不经意地扭头去看他。阳光下的叶修穿着蓝白的校服,初夏的风吹乱他清爽的头发,那人的侧颜有着剔透纯粹的好看,眨眨眼,白皙的脸庞向他一侧转过来,琥珀色的眸子里有着少年独有的干净。孙翔赶紧低下头去,略带紧张地看着脚下的塑胶操场。

  "叶修。"

  韩文清刚刚和人交手完,就看见叶修站在一边好像有些无聊的样子。

  "哟,老韩啊。"叶修见是他,眉眼弯弯就是一个笑,这让一边的孙翔多少有点嫉妒。

  "打完了?"

  "嗯,你呢。"

  "你还不知道我。"叶修向孙翔的方向偏了偏头。

  "打完了啊。"

  "咱俩过个手?"

  "好啊。"

5、

  两个人说着就拉开架势,看起来是打算认真地来一架。

  边上有人看见也纷纷围过来。可不是,一个是远近闻名的暴力omega,一个是进校考核就是第一的军三代alpha,这样的对决傻子才不想看。

  两人架好起手式,隔着两米半站好。起手,两个人一看就是不同风格的,韩文清是典型实打实的格斗技开招,叶修则是南拳为底多是灵活多变以柔克刚。这边你来我往,韩文清攻势锋利尖锐,叶修灵动难缠,一时间两人竟是不分上下。如此的高水准对架自然是精彩纷呈,看得周围人纷纷起哄叫好,为他们加油助威。

  两人出手越来越快,出手也越来越狠,多有互不相让的意味。这边韩文清出拳直冲对方面门,那边叶修一招童子拜佛直接推开,韩文清顺势一个背身躲过对方的抓取,叶修再进一步去抓韩文清衣领,却被对方一个背手差点打中。错开半步躲去,韩文清正好回过身来,左手一伸就要去锁叶修的喉咙,叶修身子一矮堪堪躲过,顺势抱腰借力,两人当即就是滚在地下。韩文清刚刚被放倒,就是一个腰上用力,身子一扭翻身把叶修压在身下。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韩文清还没想好怎么办呢,叶修抓住空隙,扯着对方校服外套扯近自己。两人几乎是鼻子碰着鼻子,韩文清甚至闻到对方因为运动而散溢出来的信息素的味道,一个晃神就被对方再次推到了地上。脑袋碰上粗糙的地面,抬头就看见叶修骑在自己身上,对方脸上有点红,气息有点喘,他不得不承认,他有了生理反应。

  叶修也感受到了自己屁股底下有个东西微微隆起,眉毛一挑,从他身上爬起来,丢下一句"我赢了。"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6、

  上完课,一帮人闹哄哄去洗澡。

  AO的澡堂当然也是分开的,两个澡堂是面对面,中间隔着加高带铁星的铁丝网。你问为什么不是砖墙?要知道这个学校可是顶级培优,收的学生家里都是非富即贵,这些学生自然也是前途一片光明。这样多优秀的资源,自然也有很多家长愿意自己孩子在学校就找好未来一半,所以学校是要控制AO接触,但也要让他们有机会信息素交换。所以,浴池这种能让AO们释放少量信息素又不至于事态失控的地方,自然不可能完全隔开。

  不过那时候叶修也没嚣张到敢在一帮年轻气盛的alpha面前洗澡,自然是和他们分开了洗。

  所以,这边一帮A们洗完澡出来,就目瞪口呆看着铁丝网对面有个比他们还A的在那里调戏着那些水灵灵白嫩嫩的omega们。

  谁?

  当然是叶修。

  看见他们往自己这边纷纷投过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儿。叶修吹着口哨,极其自然地顺手摸了一把身边的小正太的屁股,对面的一个个那是眼睛里都快冒出绿光来了。

  这边alpha们纷纷起哄要他再对几个娇嫩小男孩上下其手。

  叶修一笑,利落地给对面竖了个中指。

 

_______tbc

[all叶]足下之臣「七」

◇杀手叶

◇ooc


-7月21日 凌晨

 

   韩文清连夜飞回了国,从航站楼出去又马不停蹄地赶向霸图的私人停机坪。张新杰在那里等候已久,远远看见韩文清的大悍马,一手制止想要上前的手下,自己快步走过去给他拉开门。

  "堂主,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今天没有什么新闻?"

  "暂时没有,出什么事了吗?"

  "索瑟可能已经死了,我们要找新卖家。"韩文清没急着上直升机,而是靠在车边和张新杰说话。

  "消息可靠吗?"

  "兴欣有个叫叶修的给我的情报。"

  "那很有可能是真的。"

  "你知道他?"

  "最近几个月才兴起的情报组织,我们分会有和他们交易过,信用很不错。尤其是那个叫叶修的,他手上经常有好货。"

  "最近兴起。"韩文清若有所思:"也就是说他们以前就存在?"

  "是,不过之前一直走点小道消息,没什么重要的情报。"

  "查一下,我觉得兴欣有问题。"

  "是。"

  两个人一前一后起身往直升机那边走,快要上机的时候,白言飞快速上前给两人递了一个平板。

  "堂主,最新消息。"

  张新杰拿过来举在两人面前,一条名为<美国加州变.态杀.人案,知名富商酒店碎.尸>正在各台播报。

  被害者,正是这次霸图的交易对象,索瑟。

-7月20日  午夜

  " 枪王大大好久不见啊。"肖时钦笑眯眯地邀对方坐下,自己的手下则快速地给桌上摆上美酒和点心。

  "生意好么?"周泽楷顺势坐下,指了指一瓶威士忌,调酒师很快为他倒上一杯,还加了两块冰。

  "最近还不错,算得上顺风顺水吧。"

  肖时钦看他仰头干掉一整杯,抬手让调酒师再给他倒上一杯。

  "周先生有事?"

  周泽楷点点头,身后的江波涛默契地将一份文件放在对方面前。

  "希望你能帮我找到这个人。"

  肖时钦拿过来仔细看了看,在几个地方画了线,转手给了方学才。

  "让小戴去查一下。"

  "麻烦您了。"江波涛点头致意,他知道雷霆的戴妍琦是全联盟最好的黑客。

  虽然两家的堂主都坐在包厢里,但周泽楷不善言辞,所以多半时间都是肖时钦和江波涛在聊,轮回堂主反而坐在一边点了几个驻场歌手解闷。

  等了个把小时,三个人都慢慢喝掉了四五瓶酒,方学才拿着一个牛皮袋推门进来。

  按照流程,方学才把纸袋交给自家堂主,再由肖时钦抽取出来确认后递给周泽楷。

  "政府?"

  周泽楷眉头蹙了起来,江波涛也接过来看了一遍。

  "您是说买宋国安的命的是政府里面的人?"江波涛替自家堂主补完了问题。

  "是的。"

  肖时钦推了推眼镜:"按照上面所说,这个人是TW间谍。"

  "可靠吗?"

  "我相信小戴,而且G党喜欢培养大学生做为间谍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周泽楷点点头:"既然涉及国安,那就算了。"

  "哦?周堂主要放过那个人?"

  "嗯。"

  肖时钦露出温雅的笑:"还真是少见你放过别人。"

  "犯我中华者。"周泽楷低沉地提起一句,眼中有着少见的阴翳。

  "虽远必诛。"接话的是肖时钦,眼中同样有着狠厉的光芒。

  二人颇有惺惺相惜之感,收了杀气不约而同地笑起来,下一秒又同举起酒杯碰在一起。

  "不过我提醒你,这个杀.手有点名堂。"

  "君莫笑?"江波涛从密密麻麻的子眼里找出这个不是很显眼的代号。

  "这个任务是F直接联系他的,所以你们才查不到。"

-7月21日 下午

  叶修比韩文清更晚些时候回了国,手上一个小行李箱是自己的装备,大行李箱则是陈果唐柔要的衣服首饰包包化妆品。

  到了兴欣,果然是行李箱里的东西比自己更受欢迎,不管两个围着行李箱疯狂尖叫的女人。叶修拖着自己的小行李回了房间,随手把箱子丢到角落里,外套顺手放在一边的椅子上,甩了鞋就往床上一趴。正午的阳光被厚重的遮光窗帘挡住,仅有丝丝缕缕从边角缝隙里透过来,叶修就在温暖的黑暗里享受这难得的安宁。

  手机响起"叮"的一声提示音,叶修躺了一会儿才缓慢伸手把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摸出来。

  屏幕亮起的一刻,又是一声"叮"的提示音。黑暗里的强光让叶修眯了眯眼睛,把屏幕调暗,点开消息,是两笔汇款到账的消息。

  他点开明细,看着其中一个熟悉的账号后面明显少于另一笔汇款的数字骂了个脏字。才准备放下手,又是一声提示音,他有点懒散地再次划开手机,是条加密过的信息。

  叶修翻身坐起来,往后蹭了蹭让自己靠在床头。点开特殊的处理软件,消息被翻译过来。

  F:钱收到了吗?

  叶修从床头柜里翻出一支烟点上。

  君莫笑:收到了。

  君莫笑:你也太小气了吧,这么少。

  F:诶呀,最近组里经费紧张嘛。

  君莫笑:国家这么重视,你们不能缺钱吧。

  F:别这么说,前两天不是买了W国的技术了吗,很贵的。

  君莫笑:行行行,下次大方点啊,至少请几条好烟嘛。

  F:这个有啊,我让你弟给你带过去?

  君莫笑:算了,你让他好好训练吧。他最近怎么样?

  F:你们是孪生兄弟,你还不清楚?

  君莫笑:那不一样,我是从污水里一点一点厮杀出来的,沾的是不干净的血,他是正规训练的,没怎么干过我这种活儿。

  F:放心吧,他很棒,我已经准备让他接手了。

  君莫笑:这么早就退啊?

  F:嘿嘿,老了啊,新时代是你们年轻人的,我也该站出去享受阳光了。

  君莫笑:真的是享受阳光吗?

  F:有的东西必须要有人挡,你都知道的,干嘛问我。

  叶修吸掉最后一口烟,断开了和F的链接。抬手看了看表,预计M国已经是早上了,又给一个户头上打了个七位数的转账。

  很快一条消息回了过来。

  苏沐橙:早上好!哥这个月这么早汇款啊!

  叶修:对啊,怕你压力大啊。

  苏沐橙:没有啦,我这边挺好的。

  叶修:孩子们都好吗?你学习也不能落下啊。

  苏沐橙:我知道的啦!苏珊找到了匹配的心脏了,情况好的话下周就可以手术了。

  苏沐橙:还有啊,阿依达病情也好很多了,医生说可以转院治疗。前两天玛吉被一对黑人夫妇领养啦!那对夫妇看起来人超好的!

  叶修:那就好。

  苏沐橙:这些孩子应该谢谢你的,为什么你都不让我告诉他们呢?

  叶修拿着手机不知如何回答,沉思片刻输入栏还是一片空白。

  好在对方的消息很快就穿了过来。

  苏沐橙:不过你肯定是和哥哥一样努力养活大家所以很为难吧?谢谢你,叶修哥。

 

  叶修没绷住笑了出来,顺手又塞了一支烟在嘴里。

  没人看到,昏暗房间里那对湿润的眼眶。

审明


请不要光看足下之臣的设定就笃定他本身不好,OK?

其实这篇我想传达的意义还蛮深的[虽然我不知道写不写得出来]

另外,我一个病患只是写文做爱好,不博人眼球,不吸金,麻烦不爱看的直接跳过

最后,这一篇是be,甜的可能比较少,多数时候比较压抑,接受不了的就不要继续看了


面前已知的情报

各家主要经营的业务:

兴欣  情.报 暗.杀

嘉世  杀.手

霸图  黑.拳 赌.马

蓝雨  地.下.赌.场

微草  毒.品

轮回  偷.渡 买.卖.人.口

百花  爆.破 军.火

呼啸  盗.窃 窃.听

雷霆  洗.钱 黑.客

虚空  诈.骗 贪.污

烟雨  娼.妓 情.报

义斩 (非正式组织)杀.手

还记得这个吗?我要写这个了。最近没肉吃太难过了

同人文的真相

相信我,我说甜文真的是甜文


诸葛丞相夫人:

直戳膝盖


果樱:



 写手太太真的都好可爱




无咲_茕茕孑立:







是的,没错。特别是第八点。




三岁的泠家星澜:







鹤栖清泓: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