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秋

all叶党,透明写手
万年身体不好
如果有一天我很久很久都没有回来,那我应该是去找苏沐秋了

成年自白

生命于你而言

我想
我想活下去
活成为人所爱的样子
但是我知道我做不到

这是一篇欠了很久的成年自白
原谅我这迟来的音节

我是受到诅咒的孩子
从十八年前

孟兰时午夜的孩子
风俗中给家族带来不幸的人

所以我被溺在了水缸里
脖子上被缚上了白绫
药中被投下了毒剂

我没有罪
我唯一犯下的错
是生而为女

延续香火不需要女孩

来自至亲的残忍
比慢刀割肉更深重的痛苦

我成了悲惨故事的主角
只是没有人来救我


是什么
我不知道

我有一个挚友
名为孤独

我向往光明、诗篇和花朵
却一次又一次为绝望撕扯
落入阴影

我不像母系的人
那样的聪慧纯洁
我不像父系的人
那般的愚笨肮脏

夹在天堂和地狱中的
是最普通的人间

学习
只是自救的开始
而逃离
永无止境

我写故事
为他们补上甜美篇章
那是因为
我明白
那是我终究无法企及的梦想

谁不想要一个完美结局
可我不会拥有

我是情感缺失
抱歉
我模仿着你们
尝试以正常人的眼光看待世界
却越发感觉到这世界的淡漠残忍

繁花开于腐骨
蝴蝶生于脏腑

看我在灯火人间堕落腐朽
你不懂我的故事
我不怪你

我乞求我所爱之人一世无忧,一生无愁
我乞求爱我之人懂我枷锁满身,不足同情

我是一只有名字的提线木偶
盛装出演
独自落寞
别撬开我的面具
它藏住我的脆弱

被逼迫的坚强
被逼迫的成长

不断的被索取
不断的自我牺牲

这是诅咒
深刻血脉
无处可逃

错的不是我
是这个世界

生命于我而言
是永生轮回
不可脱逃的诅咒

生命于你而言
又是什么

评论(17)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