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秋

all叶党,透明写手
万年身体不好
如果有一天我很久很久都没有回来,那我应该是去找苏沐秋了

[all叶]美尼尔氏综合征「六」「大结局」

◇关爱叶神从我做起
◇病症系列一「大结局」
◇潦草的结尾,不要嫌弃
◇军训快散架


[病症系列一]美尼尔氏综合征
六、
   叶修坐在轮回的食堂,一边吃着午饭一边看着轮回的小帅哥,觉得生活真是美滋滋。
  “前辈,吃鱼。”周泽楷加起一块清蒸鲈鱼放在叶修碗里。
  “好,小周真贴心啊。”叶修赞许地看过去,周泽楷像是不好意思,埋着头,脸上一片绯红。
   想想张佳乐给他打的饭菜是一点油花儿都见不着,再看看江波涛给他打的饭菜,虽然清淡,但是有鱼有肉,叶修越发觉得轮回才是宜居之所。
   就在叶修对轮回食堂感到满意的时候,却是不经意地瞥见,角落里的孙翔同学还是臭着一张脸。
   可能是不喜欢我来吧……叶修这么想着。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孙翔不开心的真正原因很简单——为什么鱼香肉丝里面没有鱼。

   下午是中规中矩的指导战,中途江波涛拿了一张纸过来“前辈,这是前辈这几天的住宿表。”
   叶修接过来扫一眼,他在这里待一周,住宿安排的是周泽楷、江波涛和孙翔的房间轮着睡。他想了想,还是说:“把孙翔去掉吧。”
   江波涛诧异了一下。
  “他好像不太喜欢我的样子。”叶修接着说。
  “好的。”江波涛看看正在训练的孙翔,点头表示理解。
  “那么前辈今晚就和周队睡吧。”
  “恩。”
   当天叶修在周泽楷房间睡得格外的好,经历了前几个痴汉后,他越发觉得这个后辈相当乖巧。
   当然,前提是他不知道周泽楷半夜偷偷亲了他,并且对方因此激动的只能跑进卫生间洗内裤去了。

   就这样,叶修自以为和谐地在轮回待了好几天。这中间最开心的大概就是能半夜揩油的周泽楷和江波涛。而最不开心的应该是孙翔。
   叶修看着不远处训练着的快要黑气实质化的孙翔,想着要不要和他好好聊聊,毕竟情绪不好的话可是很影响训练效果的。
  他绕到正在训练中的人背后,对方死命地按着键盘,鼠标咔咔咔狂点,看得出是把满腔怒火全撒在上面。
   “孙翔”
    叶修的声音清晰地从游戏背景音乐中分离开来,孙翔身体一僵,指尖顿了顿总算是放过了敲得快要散架地键盘。
   “什么事?”满脸戾气的少年一脸的不耐烦。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哈?”
    孙翔虽然知道叶修向来很直率,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叶修会这样问他。
   “我没有。”
   “没有干嘛每次见我都拉着脸啊,都不帅了。”叶修瘪憋嘴,显得很是委屈。
   “什么玩意儿?我?不帅了?”
    叶修:……你的重点很谜。
   “帅帅帅,你还是轮回第二帅,不过下次能不能别把对我的嫌弃挂在脸上啊,孙翔大大?我又不和你抢账号卡啊。”叶修还是对孙翔有一定了解的,深刻知道这个爱炸毛的后辈要顺着他的脾气走,于是笑意盈盈地给他顺毛。
    孙翔愣了几秒,突然憋红了一张脸,几乎是咆哮地说:“谁嫌弃你了!我才不嫌弃!我还没说你嫌弃我呢?”周围训练的人纷纷侧目向这里看过来,两人一下成为焦点。
   “嗯?”叶修笑着愣住,啥玩意儿,自己有嫌弃他吗?
   “凭什么周泽楷江波涛能和你睡,我就不能和你睡!”
    叶修:你等等,怎么搞的我像是出来卖的。

   “所以说,你那天早上不开心只是因为早上的豆浆是甜的?”叶修靠在窗户边上,诧异地看了过去。
   “有问题吗。”孙翔皱着眉头,一脸理所当然。
   “那中午呢?”
   “鱼香肉丝为什么没有鱼。”
   “……鱼香肉丝里本来就没有鱼。”
    孙翔猛的一拍栏杆:“那它有什么资格叫鱼香肉丝!”
    叶修猛呛一口烟,顿时反应过来孙翔的脑回路只在游戏里比较正常后,从容不迫地说:“你让夫妻肺片怎么办?”
   “那倒也是……”
   “就因为哥不和你同宿你就生气了啊?”
   “哼!虽然我也不是很想和你同宿,但是凭什么队长和副队就可以和你睡,我就不行啊?”
   “恩……哥以为自己被嫌弃了,所以……”叶修抛过去一个「你懂的」眼神。
    孙翔若有所思半晌,总结了一句“都是甜豆浆的错。”
   “……”
   “再也不喝甜豆浆了。”
   “……不”
   “?”
   “甜豆浆没有错。”叶·甜党·修想为甜豆浆正言,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于是对着孙翔一张臭脸鬼使神差来了一句。
   “多吃甜食,人会甜一些。”

    后来叶修离开轮回去往兴欣做指导后,轮回的队员惊讶地发现,从不吃甜的孙翔爱上了巧克力。

    叶修在兴欣待了好几天,一开始兴欣队员都恨不得把他当菩萨一样供着。后来看他确实状态很好,而且一直没有病发过,再加上他本人表示吃不消这种日夜盯梢似的看护,也就由着他自由活动。
    谁都没有想到,意外犹如玻璃崩碎,彻底、绝望而又无法挽回。

  “老魏,我去买包烟啊,你帮我盯着点。”叶修摘掉耳机,对魏琛使个眼色,意思他盯着几个小年轻训练。
  “诶你等会儿,等我打好了我陪你去。医生不是叫你戒烟吗,你怎么就熬不住呢?”
  “哥都抽了十几年的,换你你戒得掉啊?”他站起来伸伸腰,打个哈欠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倒也是啊。我肯定戒不掉,这男人啊,要是能把烟酒说戒就戒的,肯定不是凡夫俗子。”
   “恩,在理儿。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就算了,你要什么,我帮你带好了,你陪他们多练练,马上都要比赛了。”
   “行,那帮我带包玉溪啊,你一个人小心点儿啊。”
   “恩。”他含糊不清地答了一声,魏琛戴着耳机依旧敲敲打打大喷垃圾话,两个人都是漫不经心,还没有意识到,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叶修买烟的地方不远,下楼过街就到了。全程不到两百米,可以说就在家门口了。
   他站在兴欣楼下等红灯,双手插在口袋里漫无目的地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车辆。对面的嘉世旧址边上,一个小小的烟酒店就是目的地。他想起他在嘉世的日子,通常都是各种粉丝直接整条送给保安,再由保安交给叶修。而后来,物是人非,再也没人给他送烟,他不得不驱动他常年不运动的胳膊腿儿,跑上二十分钟来到嘉世门口自己买烟。
    恍然间,几年过去,嘉世变成了新嘉世,叶秋变成了叶修,一切没有变的,却还是那家烟酒店。
    感叹了一下岁月无情后,叶修才发现绿灯早已亮起。他匆匆走上斑马线,争取在最后十几秒中过去。
    行至路中央的时候,眼前突然模糊起来,耳侧响起锐利的鸣叫声,天旋地转地感觉迫使他在路中央蹲下。
    很糟糕,他知道他应该过去对面,但他已然分不清方向。他模糊地向前摸去,空旷的感觉让他手足无措。
    一辆货车的笛声兀地响起,他倒下去。
    恍然间,他看到对面尘封已久的大门拉开,一头茶发的少年向他奔来。
    那满脸的惊慌失措,一如他当年奔向他。




………………………………………
对,这章就愉快的be了。lo主才不会说是病症系列二通篇是肉,想不出来一的he了呢。

评论(22)

热度(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