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秋

all叶党,透明写手
万年身体不好
如果有一天我很久很久都没有回来,那我应该是去找苏沐秋了

[原创]长夏 章七 终章完结

章七

终章:盛世婚礼
  
     “路明非,玫瑰花你喜欢那种颜色的?”
     “啊,这个嘛……虽然红的买的比较好,但是我更喜欢香槟色的。怎么了,这种问题也需要问吗?”
     “只是好奇。”
     路明非坐在楚子航对面眨眨眼,师兄居然会好奇这种东西?
     而楚子航则是一本正经地敲着电脑,那神情让路明非倒真的觉得他是在做所谓的市场调研。
     路明非从了楚子航之后,楚子航也正式参与了花店经营,所以才有了这次的市场调研。说是调研,其实都是楚子航在问路明非什么花比较好卖然后做个数据分析。不过楚子航做这个调研一部分是为了花店的发展,一部分还有自己的小私心。
     问完路明非之后,楚子航敲了一条邮件发了出去:
            [  给我把香槟玫瑰中最好的买下。]
     次日荷兰最大的花市一片哗然,当天所有的顶级香槟玫瑰——蜜桃雪山被一群神秘人以最高价全部拍走。荷兰花市都是用股市拍卖的方式出售花束的,每次有花朵出来展示,那个大大的圆形涨落牌才会显示价格。而那群人根本不看那个价格牌,蜜桃雪山一出厅就拍,直接拍出了荷兰三年来的最高价。当日花市玫瑰价格一度高涨,连二级香槟玫瑰——维西利亚都被抢购一空。荷兰花市狠狠地赚了一笔,而完全没有抢到蜜桃雪山的英国皇室采购部门给某个公主骂了一顿。
     当然,这是题外话了。他们买没买到关楚子航什么事情呢?
——三天后
     L市的夜晚灯火阑珊,却是比白天还要热闹上几分。
     路明非站在市中心的路口低头玩着手机,背后几幢大楼上的灯板从给个角度投下五彩斑斓的光影,在他略显苍白的脸色描摹出各式色块。在这个庞大的十字路口,车辆川流不息,行人三三两两。又一局游戏胜利,路明非滑动屏幕,退回到主页,看了看时间默默嘀咕了一下。楚子航约他逛街,可是他却迟迟不出现。
    太反常了。
    每次约会,楚子航总会是第一个到达的人,这让路明非不觉担心起来。
    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就在路明非这么想的时候,几辆车飞驰而来。带头的一辆一个急转,窜上了路明非所在的广场,后面几辆紧紧跟上,在路明非面前整齐停下。
     十一辆载满蜜桃雪山的法拉利LaFerrari摆成一个大大的心,好像一颗火红的爱心正对路明非。最前面的车上下了一个人——楚子航。而且是西装笔挺手抱一大束香槟玫瑰的楚子航。楚子航一下车,后面的几辆车上下来一些黑衣保镖。他们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十一辆的后备箱打开。嘭地一声巨响,无数的蜜桃雪山像炮弹一样弹了出来。合着他们不仅把车后座塞满了,还把后备箱也塞满了。
     楚子航抱着花站在那里,心里默默倒计时。
     就在路明非楞在楚子航一系列举动里时,广场上的钟楼敲响晚钟。
     这个十字路口所有的原来正在播放各种广告的大银幕都黑了一下,然后很快又亮了起来,一个相同的视频开始播放。
     “我叫楚子航……”
     楚子航很清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路明非犹豫一下,慢慢转头。背后那块巨大的嵌满了一个大楼的荧幕上出现了楚子航的脸。荧幕上的楚子航缓缓开口:
     “十年前,我遇到了一个男孩……”
     “他脆弱,但也倔强……”
     “他没有什么显赫家世或者绝世美貌……”
     “他很普通,就像淹没在人海中的尘埃……”
     “可是他又那样的不普通,一双眼里藏着整个星空……”
     荧幕里的楚子航板着脸缓缓说着这十年来对路明非所有的感情。就在路明非都快因为楚子航的面瘫表白而笑出声来的时候,荧幕上的楚子航突然扯开一个淡淡笑容:
     “路明非,我错过了你十年,我不想再错过你一生,
     所以,
     你愿意成为我的新娘吗?”
     屏幕暗了下去,路明非一回头,楚子航已经单膝跪地,端着一枚钻戒满脸虔诚与坚毅地看着他。
     “嫁给他!嫁给他!”两个熟悉的声音在场外响来起来,随后广场上的人都跟着喊了起来。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路明非转头,却看到两个许久不见的身影。
     “结婚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请岳父岳母过来看看。”跪在地上的楚子航淡淡的说,他知道,路明非已经发现了自己爸妈。
     “其实,你可以叫他们公公婆婆。”不愿服输做受的路明非还是想在嘴上占占便宜,只是声音一抖,差点就要哭出来。
     “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
     “要是我不愿意呢?”路明非语气里带了一点笑意,嘴上这么说却是已经把手伸过去。
     楚子航笑着给他戴上许诺一生的戒指,然后站起来,直直地看着路明非。
     “你要是不愿意被我娶,我可以委屈一下自己,嫁给你。”
     看到告白成功,楚子航带来的几个保镖迅速掏出对讲机喊了几句。广场上的人都叫喊着祝福他们,声音差点盖过了天空中的轰鸣。
     几架私人直升机盘旋在两人上空,然后大片大片的蜜桃雪山被撒了下来,广场上顿时下起了花雨。
     路明非抬头看看天空中不断飞落下来的花朵,笑着勾上楚子航的肩膀。
     “那我吃亏了呢。”说着抬起下巴,却被楚子航一把托住后脑,给予缠绵的一个深吻。
     花雨之中,有人托付终生。
——
     不久的婚礼上
     诺诺和苏茜穿着白色的小礼服,手捧花束拥着身着白色西装的路明非进场。歌声响起,作为伴娘,两个女孩在路明非身后撒着代表幸福的花瓣。红毯两侧坐满了来宾,而另一端,穿着黑色西装的楚子航等待着他的新娘。
     路明非的父亲把路明非的手交到楚子航手里,满脸凝重地叮嘱了好半天。全部都是一些细碎小事,路明非挺好奇楚子航怎么能听的那样认真。
     神父为新人祷告。
     看着交换戒指的路明非和楚子航,站在路明非身后的诺诺笑着轻声对苏茜说:“以后我们就可以叫他明妃了。”
     苏茜同样笑着轻声回答:“是啊。”
     一旁站在楚子航身后的伴郎凯撒和芬格尔对望一样,心里打起了嘀咕。
     难道不是一直叫明非吗?


完结啦!!!!!撒花啦!!!!!!!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