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秋

all叶党,透明写手
万年身体不好
如果有一天我很久很久都没有回来,那我应该是去找苏沐秋了

[all叶/218]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八」

病症系列一:
1   2   3   4   5   6
病症系列二:
1   2   3   4   5   6   7

◇病叶预警
◇ooc
◇关爱叶神
◇he结局

[病症系列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八、
     王杰希把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就立即在实验室加班加点地研究起解药来。
     而且,他没有再次锁上叶修。
     当他把人抱上床,他看着叶修自觉伸出来的一双手摇了摇头。

     “相信我,你不会逃的。”

     “因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对。”

     “你还不如直接说是奴性。”

     “不,束缚住你的不是奴性,纵然没有锁链你还是会乖乖呆在这里,一动不动。”

     “真是自信啊。”

     “因为你享受着呢。”

      连续工作六小时后,王杰希分析出来了成分。两样基础药剂做出来的简易升级版,但是足够恶毒。如果……如果叶修在药效时间内没能被标记,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王杰希甚至等不及配解药就将报告详尽地告诉了其他人。
       当然,配解药对于王杰希来说也只是小菜一碟。
      
       王杰希拿着解药回卧室的时候,叶修正趴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着王杰希之前带上来的书。
       叶修听到开门的声音,懒洋洋地说:“好了啊。”
       那一双翘起来的细白小腿晃得王杰希眼睛都恍了,他直接抓上去,感受着手底下那一片骨肉匀称。叶修翻了个身,那个精致细长的白腿也在王杰希手里转了个圈。
      “这书太无聊了。”叶修拎起手上的手晃了晃“不如你有意思。”
      “哦?”王杰希松了他的腿,附身按在叶修腰侧。松软的床陷了一个坑,里面裹了两个人。
      “怎么突然嘴这么甜?”

      “因为我可爱啊~”

      “是因为解药在我手里吧?”

      “……”

      “不过你确实也可爱。”

      叶修冲着他嘿嘿嘿笑,满脸的纯真善良。
      王杰希看着那一排白牙,没忍住,低头亲了下去。两个人都闭着眼,不带任何技巧,一个绵长温柔的吻,叶修捧着王杰希的脸,好似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
      轻微的刺痛传来,叶修想发声询问,却被堵着嘴一个音节也吐不出来。王杰希靠着多年经验,将药水盲打进了叶修腰侧。
      一吻结束,药水正好全部打光。
      王杰希趴在叶修上空,却没有下来的意思。
      叶修看着他,不慌,不忙。
    
      alpha的心思,不用猜都知道。

      “我……”王杰希迟疑地开口。
      叶修突然不希望他开口说下去。他懂王杰希,但是他不懂他自己。
      “铃铃铃铃~”
      清脆的手机铃声适时地响起,打破两个人的僵局。
      王杰希僵了两秒,最后放松了身体。
      “我去接个电话。”王杰希把叶修重新锁好。
      他有些烦躁的走到门口,背对着叶修接了电话:“喂?”
      “是我。”喻文州的声音。
    
      “你处理完了?”
   
      “处理完了。”
    
      “那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你不想知道我怎么处理的?”
     
      “没兴趣。”
   
      “哈哈哈……”

      “……你怎么处理的?”

      “我给他打了和叶修一样的药剂…”

      “你哪来的药剂师?喂?喂?”王杰希拿下一看,对方已经挂断了。
       王杰希皱皱眉,转身走回。
       只是床上哪儿还有叶修的身影,空荡荡的床上落着两个手铐,落地窗开了一扇。
       王杰希骂了一个脏字,一边往楼下跑一边打喻文州电话。
        “叶修跑了!”
      
        “意料之中。”

        “你骗我,李青之肯定不是注射药剂死的!”

        “不错,我们怎么可能看着你一个人独占叶修呢~”

        王杰希站在楼下,看着空荡荡的小区和满天繁星,突然一口气没提上来。

        “喻文州,我###!!!!!!!!”


        不久,叶修重出江湖,扛着一把伞,代号君莫笑。

        一年后,叶修率领众人打赢了世赛,并且宣布正式退役。

   

        离开兴欣的那天是周泽楷来接的他,外出拍广告的联盟第一帅正好可以将他从兴欣战区带去中央安全区。
        叶修和众人挥手告别,周泽楷则是一言不发地把一个个箱子往车上拎。
        虽然周泽楷之前对他做了这样那样的事,但是一看见那张盛世美颜,叶修还是毫不犹豫地坐上了周泽楷的车。
        “要喝水吗?”周泽楷坐在主驾上,手上有一瓶开着的水。叶修坐上副驾,顺势瞄了一眼。看样子是刚刚才开了喝了一口的……
        叶修松下戒心接过了水,在完全忘记周泽楷是影帝的状况下一口气灌了半瓶。
       两个人边聊边扯,距离上次事件时隔一年,已经渐渐淡忘情事的叶修,完全没有察觉到一丝异常。
      “叶修?”周泽楷突然叫了一声。
   
      “嗯?”

      “你知道,人的本性是什么?”

      “是什么?”

      “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和色欲”
      
      “那不是七大罪吗?”

      “对,人的本性就是七大罪。”

      叶修没回他,只是思索着周泽楷说这话的意思。

      “你知道你是那种罪吗?”周泽楷自顾自说下去。

      “你想说什么,色欲?”叶修隐隐感觉到,这和他是omega、是曾经的床伴、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脱不了关系。

      “不,叶修,你的罪是你是叶修。叶修,你是第八大罪”周泽楷猛然提速,这让刚准备解开安全带跳车的叶修放弃了行动。

      熟悉的眩晕感传来,对药物耐受度较低的omega迅速往黑暗状态掉了下去。
      叶修最后嘲讽一笑:“多谢夸奖。”然后堕入了无边黑暗。

     
◤尾声

     叶修醒过来,睁开眼,朦朦胧胧间看见头上一道道金色格栅。

     很熟悉的地方。

     叶修坐起身,相当无奈的看着这个故地——是喻文州给他修的金鸟笼,连布置都没什么差别,就是多了笼外的飘纱和处处堆砌的大量红玫瑰。
    
     一低头,果不其然,手上脚上多了四个铐,身上也换成了另一件白礼服。

     叶修摸索了半天也没能解开手铐,想到这东西肯定不是肖时钦就是小事情做的“好东西”,从指纹到虹膜肯定是要多难解又多难解,他就直接放弃了。

     所以众人陆陆续续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穿的人模人样的叶修很不文雅的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
     “哟,来了啊~”叶修吊儿郎当的歪着头看他们,完全没有深入虎穴的紧张感。
      “好久不见,叶前辈。”喻文州一身骚气十足的白西装。
      “没有吧,前两天兴欣还和蓝雨干架来着。”叶修眯了眯眼,完全不怕这些都快信息素炸出来的alpha。
      “叶修……”王杰希居然也是一身西装出现于此:“你知道你当初逃走的时候,我有多着急吗……”
      “是啊是啊是啊!诶诶诶老叶老叶你知道吗王杰希那次气的啊,两个眼睛都一样大了啊!大小眼了二十多年居然被你气的一样大了!叶修你真应该去做整容医生啊!这么高难度的你都能给整好你不去真是浪费人才啊………”黄少天几乎是扑在叶修身上叭叭叭说着,最后要不是韩文清黑着脸把黄少天拎下来,叶修可能还没被做死就被吵死了。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溜出去的。”张新杰推了推眼睛,当年他们给叶修故意制造机会,但也没想到短短几秒王杰希能连叶修的影子都见不着。
     “这个啊。”叶修转头看向王杰希“老王没往床底下看。”
      王杰希又一次气的两眼一样大了。

      “无所谓。”孙翔哐当一声拉上门,故意锁的时候弄的丁零当啷响。
   
      “这次你逃不掉了。”

      “不。”

      “你们锁不住我,我只是——”

      “不愿逃跑”
  
       他笑的狡黠明媚。

评论(15)

热度(253)